• Aug 7, 2013

    今天立秋,本来燥热难受的天气,下午却阴了下来,原来是从西边飘来大片的乌云,不久就陡然下起大雨,把CC放到梯子上让它看看雨景,跟它说今天立秋,它是夏天出生的,所以还没见过秋天呢,我可是秋天出生的哟……
  • .晚上做的那个梦,让我到现在都还没换过劲儿,胸中一团郁郁之气压得喘不过气。

  • 深深感觉自己对的光影敏感度很强,但对色彩就很弱,看到别人的作品(即使是摄影后期),都感觉技不如人,自己到底凭什么吃这碗饭,还是得多多学习啊。

  • May 20, 2013

    不太熟的人真的可以聊这么深吗?

    已经有两个不太熟的人问我的月收入,这让我很困扰,我不喜欢这种涉及隐私的问题,但别人问了,不回答似乎不够礼貌,可是,我应该怎样回答呢?

  • May 20, 2013

    最近有些新的想法,需要抒发出来才够清楚。

    看自己几年前写的日志,那时候好像还是个暴躁的人,这几年我的经历简直就像是把我倒吊在火炉上,咬着牙说要练出不死之身,结果就真成了。现在我内心比较平静,相对过去也有一点精力可以想想自己想做的事。不过毕竟还不是浑然天成的,过去的浮躁能混于市,如今的冷静到哪都显得格格不入。因此我又被倒吊在针床上,它不容我靠生理反应来练得铁骨,必须脑袋清醒才能完成第二次蜕变。

    怕死和想死,这两个极端的念头总会跳出来,而这两个又是多么无意义的想法——人总是会死的,怕或想又能怎样。

    在新生活工作的一年,简直是机器一般的一年,回想除了满心的抱怨竟无任何内容。这个阶段的我很不好,消极、不满是我所有的情绪,我选择出去走一走,见一见老同学,其实是想通过别人这三年的变化,来参考自己。还好,这次出行是有益的,我曾用这句话总结我的感受:“我觉得我有活下去的勇气了,因为看到大家不管过得好、坏,都努力地活着,人果然是社会动物,需要看到别人活着,自己才有活着的意义。”

    在青岛还得知黄玮明年应该就会结婚,现在就等着男方的旧房拆迁然后买新房结婚,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真实的心情应该是掩盖得很好,可是在离开青岛的火车上我还是没出息地哭了。

    我总爱诉说自己的不幸,其实是无耻地逃避,就像自己明明又黑又脏,偏要强调爹娘不争气把我生这么黑,而自己又死活不愿洗澡一样。“抱怨”是在是个可怕的习惯,它让人的眼睛不自觉地变成斜眼往上,嘴角向下,皱眉头等等,我不知何时起养成了这样的坏习惯,要改。

    其实我比自己想象中要幸运,毕业后积累的经验,让我现在有机会自己在家里工作而不用在外受气,我要学会满足,把目前得到的做好,过去顾此失彼的事做得太多,是应该变得成熟了。

    明天就要推掉约了多次的面试,虽然现在还没想好合适的理由,但是心里还是有点痛快!

    不做自己不擅长的事,在擅长的领域努力吧。